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实际亏损 >第百七章发现秘密

第百七章发现秘密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竟是让彩荷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姐姐彩莲,可是现在的彩莲早没了当初的水灵,脸上也不再有那熟悉的笑容,向来整洁的她此刻竟然浑身散发恶臭,还披头散发,目光呆滞神情恍惚!

看到眼前那个似乎和自己长得极为相似的彩荷,她的嘴巴动了动,“你……”

你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但是却没有表现出讨厌的表情和攻击的欲望,只是非常安静的看着彩荷。

“姐姐,为什么会这样?你……”彩荷正想靠近,却突然发现原本貌似温和的彩莲,突然露出了攻击意识,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却发现那攻击似乎并不是针对她,而是针对门外的某人!眼神闪了一下,似乎了悟了什么,立刻夺门而出!果不其然,希影和牧柳成就在门口,瞬间她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你也看到了,你姐姐现在变得很有攻击性,谁都不能轻易靠近,我看,你以后还是……”希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彩荷打断了。

“我一定会唤醒姐姐的,不管你们说什么!”

彩荷非常的坚持,牧氏夫妇对望了一眼,知道彩荷离开,也没有再说出反对的话来。不过,彩荷的心里却是矛盾的,虽然心心念念的姐姐现在确定还活着,本该将这个消息告诉白明善的,可是,她却不想这么做!

私心是有的,她并不想破坏现状,可是,却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她直觉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单纯,要不然爸爸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做?姐姐可是他们最疼爱的女儿啊,他们怎么可能任由姐姐就这么病着!他们一定是有其他的计划,可是到底是什么?看他们的样子,是绝对不可能告诉她的,而且似乎极为的抗拒她接近姐姐,越是这样,她越是不会放弃,她绝对会掘地三尺挖出秘密来……

“暗夜,你到现在还不肯露出真面目吗?”

若瑄说这话时,刚走到她身后的暗夜突然顿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和你并不是第一天见面,也不是刚认识,你觉得我真的认不出你吗?”若瑄转过身,眼睛一瞬不眨的盯着暗夜,“麦睿!”

明明就一直在她的身边,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为什么不肯露出真面目?难道因为这样,他才能在她身边保护她吗?麦睿也是、表嫂也是、堂哥也是,一个是暗夜、一个是火灵,一个是狂潮,为什么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她是真的不懂!

“你说什么啊,我……”

“不用掩藏了,她都知道了!”

火灵——紫萱的话让暗夜噤声了,早料到若瑄会知道的,虽然没想到会那么快,快得他一点防备都没有,那种感觉就好像在如厕的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人家就在门外跟你Sayhello一样,他完全僵住了,所以若瑄伸手摘下他的面具时,他也没有反抗。

“对别人需要掩藏,对我需要吗?”若瑄的声音轻得不能再轻了,虽然她并不认为他们是有意隐瞒,但是,心里似乎还是有些无法释然!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她被人当成傀儡、玩偶一样对待,虽然他们对她真的非常非常好,也非常非常保护!

狂潮——凯越走到若瑄身后,轻轻抚摸着她的头,“瑄,我们承认对你确实有隐瞒,但是我们对你的心从来都不曾掩藏过,这点是毋庸置疑的!相信我们,除了真面目,我们对你都是真的!”

“我知道!”可是,就是因为知道,这心里更是不太舒服,总觉得亏欠了他们好多好多,而她却似乎在耍小孩子脾气一样,“我没事,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吧!”

“嗯!”有任务在身的麦睿戴上面具转身就走了!

紫萱和凯越对望了一眼,也离开了,这个时候说再多也没有用,还是留给了若瑄一个清静的空间会好一点!不过想清静似乎也不太容易,他们几个前脚刚走,6兄弟就一窝蜂的蜂拥而至。

“我以为你会忍住不说!”慕容天没想到若瑄会这么快摊牌,还以为她会忍住不说。

若瑄微笑的看着慕容云,“那跟我的个性不符不是吗?鬼魅!”

“确实是!”慕容云听得出若瑄的言下之意,没有丝毫回避的点点头!反正发现是迟早的事情,她也不是个会到处说闲话的人,他没什么好回避的!

最近所谓的“秘密”,一个个被若瑄发现,她还好吗?慕容宁不由得担心的看着若瑄,“你没事吧?”

“当然了!有事的话,还会坐在这里理你们吗?”看到慕容皝的嘴角动了动,若瑄淡然一笑,“我,很好,不用担心好吗?”

“你不会因为这样离开吧?”知道若瑄最讨厌欺骗了,慕容枫还真的担心她会离开。

慕容罡斜眼看了下慕容枫,“枫,你是不是傻,瑄儿如果想离开还会坐在这边跟我们闲聊吗?”

“那你打算怎么做?”一直没说话的慕容皝突然问了一句。

“还能怎样?日子照样过啊!难不成寻短见吗?抱歉,我可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若瑄朝他们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身,“好啦,不说这些了,如果你们也很无聊就来陪我发泄一下精力吧!”

如果不做点什么,她真的很担心自己会一直胡思乱想下去,让自己忙点也许就会忘记那些纷乱的思绪了!

6兄弟对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句,“走!”

然后一行人跟着若瑄身后去了练功房……

暗夜——麦睿会跟踪彩荷也是纯属偶然,他原本接到的命令是监视他们那个组织,但是却意外发现原本鲜少外出的彩荷,最近竟然天天外出,而且每次去的地方都是一样的。

那个地方在树林的深处,周围没有任何监控也没有任何人把守,就只有一个房子在那林子的深处,这样的一个地方为什么会让彩荷天天光顾,这让麦睿颇为好奇,所以他就天天跟在她身后,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原以为是搞什么秘密活动,没想到,彩莲天天跑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不是为了搞什么秘密活动,而是秘密见了一个浑身散发恶臭的女人。

那个奇怪的女人似乎有些习惯了彩荷天天的拜访,倒也没有抵触的心理,只是安静的缩在角落里、头也不抬的听她说话。说的似乎都是一些回忆,回忆里是关于两个姐妹的过往,听得麦睿似乎都有些动容了!

两个人似乎是姐妹,而且是感情相当好的那种,否则依彩荷以前的狠辣劲,这会怎么可能会流露出这种真感情来?但是,这个能让彩荷这样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种地方?彩荷如今的能力完全可以讲这个人解救出去,为什么她却没这么做,而宁愿舍近求远的到这个地方来跟她说话?太多太多的疑惑萦绕在心头,让麦睿无法释然。

麦睿对谁都没提起过跟踪彩荷的事情,就在跟踪了一周过后,他在一次彩荷离开后闪身进了那个房子,然后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女人。

听到有人进屋的声音,女人抬起头来,但是似乎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只是在看到他的时候,突然坐直身子、双眼盈泪,嘴巴里还念念有词,“儿子,我的宝贝儿子!”

“不好意思,我不是!”

麦睿的否认让女人精神似乎受到了打击一样一下瘫在地上,嘴里一直念叨着,“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儿子,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阿姨,您的儿子是谁?也许我可以帮您找找!”本不喜欢管闲事的麦睿,看到女人那样悲痛欲绝的模样,就忍不住开口!

“我的儿子是谁?我的儿子是谁?”女人一直揪着一头乱发思考着,但是随着头痛欲裂,女人抚着额低下头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阿姨……”

突然女人没有预警的冲过来,一把抓住麦睿的领口,“你们都是坏人,就是你们害死我儿子的,你们给我偿命来!”

女人的力气并不大,所以麦睿很快就挣脱了束缚,但是也发现了一个很惊人的事情,他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察觉到不远处似乎有人正在慢慢靠近,麦睿很快隐去了行踪,树林里除了一阵很急的脚步声还有女人的嚎叫声及虫鸣鸟叫声外再无其他。

麦睿离房子并不会很远,一来想看看来者到底是谁,二来也不希望那女人会遭遇不测,但是来者都蒙面压根就看不出来到底是谁!他们似乎也没打算伤害女人,不过,女人似乎被人打了安定针一样,瞬间就安静了!然后麦睿听到有人在交谈,是一男一女,那声音似乎颇为熟悉,如果他的记忆没错有错乱的话,应该就是那两个人的声音没错!

只是没有证据,他也不敢证实是否真如他所想,但是,那个女人,那个精神有些错乱的女人,分明……分明就是……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